買臣安在哉?

關於部落格
江湖夜雨十年燈
  • 1186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現代詩觀

  我想先針對一個點提出質疑,究竟是「新詩」、「自由詩」、「白話詩」還是「現代詩」。關於名辭可能很多人會不覺得有什麼探討的重要性,但我偏偏愛往這裡鑽,擺脫了古體的詩作風格,步入了現代創作的新方式,沒錯!這是個新體例的開展,有絕對的自我意識風格進行創作,不必針對平仄對偶玩遊戲,但純白話絕對不是最能玩味的方式。過於白話只會讓人讀過一遍就淡忘,但現代詩風卻顯得有些「詭譎」,我有些難以接受「前衛式」的風格,當然我孤陋寡聞,目前也只能以「吠」這份詩刊做舉證,「吠」的用字遣詞過於現代了,過於激進了,過於直接了,甚至直接到了讓人還是看不懂,或許是個人領悟能力的問題,但不得不承認的是,現代詩風不斷在改變,沒有所謂的進步或退步,只有風格和潮流的指向。現代新詩究竟何去何從?耐人尋味的一個問題。   看過《郵差》這部影片一定知道,聶魯達說了作詩的一個技巧─暗喻,是呀!我們都知道該如何去說去做,甚至日常生活中脫口而出的就是詩意,但就是沒有匯整出自己的感觀,這就是有點可惜的。   如果說不是人人都可以當詩人的,那詩人又是如何產生的?這一個問題值得我思考,詩人創作的題材當然不被侷限在自己週遭所發生的是,他可以天馬行空,論古道今,穿越時空好好的玩弄時間和空間,或許我用「玩」這個自有些過份,但新詩的創作,在字句的安排架構不也是一種數學邏輯的排列組合,只不過有時候打散重組會勝過一開始給人的感覺,沒錯!就是感覺,我認為施做給人一開始的感覺相當重要,有些詩作在唸的過程中,確實給人不起眼的感覺,需要反覆玩味才能豁然開朗,但究竟是什麼樣的安排才能讓人願意把時間留在反覆玩味上,這就是創作者應該注意的一點。   我是特殊的,我喜愛古典文學,甚至還提出將「古典」與「現代」的「力與美」結合在一起,或許有些荒唐,但我堅持一點,自古以來,我們的文學是建立在前人的基礎上,古文運動之所以復古,不光是沿襲古人留下的字句,而是將「創新」建立在前人的基礎上,牛頓不也說過他是站在巨人的肩膀看世界,那巨人呢?不重要了嗎?陳子昂推行古文運動強調詩歌要有「興寄」、「風骨」,現代詩難道就不需要了?如果有讓現代詩產生衝擊這是個不錯的方式。   雖名為現代詩,但創作的空間卻能夠遠溯古代,就好比「今人不見古時月,今月曾經照古人。」一般,所以我會認為將現代詩的理念,融合了古典美,擴大詩作的空間性和時間性,讓創作的彈性增廣,讓字句的使用有簡鍊的清爽,也不乏有古典的柔情,在兩種美感的織造如果經營得當其實是可以有很大的突破的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