買臣安在哉?

關於部落格
江湖夜雨十年燈
  • 1174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兒子的大玩偶

要先知道的是,台灣當時整體的經濟狀況並不看好,找一份工作是相當難的,而坤樹試著開創一項工作,顯示養家活口的進取精神,並不輸給農村青年揮汗耕種為求溫飽,透過影片的進行,當時艱苦環境中的小人物生活,帶有悲傷情愫卻又不失詼諧的回憶,之所以感到真實且貼近,是因為這是生長在台灣的經驗,是有過的奮鬥史。坤樹象徵台灣的早期勞工為了維持家裡的經濟,必須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,也道盡早期謀生不易的辛苦。 劇中阿珠象徵傳統社會的女性,對男性本該有的尊重與該有的矜持。對照現今社會,女性主義抬頭,在過往的生活中,女性的淒苦層面往往能打動人心,的確,阿珠有他自己生下小孩的堅持,而劇中坤樹因為沒有茶水而發怒,對於阿珠的辛苦又何嘗不是打擊。 兒子阿龍的出生,對照日許多棄養現況,不難發現的是經濟狀況絕對是能否養育的重點,阿龍在家中的經濟困難時,是一個不被允許的存在。但在經濟准許的狀況下,代表一個新生代的希望,也代表父母的期待。但在從前,是含辛茹苦的拉拔長大,現在呢?能想得到的地方都有棄嬰被棄置。現在的台灣工作環境,找份工作也很難,但求職欄卻總有無數工作機會,究竟是沒工作做,還是沒有滿意的工作可做。 的確,連自己都養不活了,又怎能讓新生兒降臨在這世上活受罪,但內心對於孩子的渴望卻與現實問題在互相拉扯著,但作為父親的坤樹所有內心的掙扎,正是本篇的主線,當他心情不順遂而與妻子吵架時,阿龍在兩人心中和視線中特別明顯的畫面呈現。 就是自然的拍攝,在影片看到人性真實的層面,很生活化的劇情,好像自己身邊就有過,簡短但粗俗的文字,在在顯示當時人物的特色,完整表達人物的情緒變化,以坤樹和阿珠的對話和反應來看,成功的傳達夫妻之間細膩的感情,以及古早台灣人愛與關心的表達方式。 他們的兒子阿龍則是扮演了劇情鋪陳的重要角色,由嬰兒對父親的印象來帶出這整個故事,即使他並沒有說過半句話。其實人都是善良的,即使他們有時會發脾氣,也時常會因現實而沮喪,但他們並不會因此而墮落、反而更積極的活出生命的意義;雖然表面上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情感,因此把場面變得很尷尬、甚至吵架,但發怒的人其實內心都很責備自己的。 坤樹長期裝扮小丑的模樣,休息的時間就回家喝水休息,並和他的兒子阿龍玩在一起,時間久了,阿龍習慣了這副臉孔。坤樹新的工作不用化妝,所以當他回到家時,他兒子都不認識他,因為阿龍的印象中只有化過妝後的坤樹,坤樹決定再度化妝取悅阿龍。 台灣早期,人民生活困苦,坤樹的行為便道盡生活的無奈,以及肯為家庭犧牲奉獻的精神。坤樹卻為了家庭,肯以小丑的扮相走在街上,接受居民的冷嘲熱諷,大伯不能諒解。就為了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以養家糊口,阿珠、阿龍都成為支持他的原動力。這種面對工作的態度,與現今受到外來文化而改變的社會有極大的落差。坤樹刻苦耐勞的精神,在現今社會早已不復存在。 値得一提的是,坤樹在兩項工作的呈現,大伯的態度前後明顯的差異,大伯代表傳統社會無法接受外來的文化,也象徵早期台灣人的古板。就在坤樹選擇以小丑妝扮來宣傳電影,大伯是氣得想斷絕關係,無不是受到純樸民風的影響;之後坤樹換用踩三輪車口語宣傳,大伯對麵店老闆的口語稱讚,更可看出大伯著實心中有著對坤樹的期待。 本劇見證一個社會變遷的過程,抒發了勞工滄桑。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作者對小人物的關懷。也是現今社會與果去社會的對比,在這個故事中有許多我們無法了解的現象。這些現象有許多更深一層的意味,這些意味隨著人人的觀點不同而有不一樣的感觸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