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買臣安在哉?
關於部落格
江湖夜雨十年燈
  • 1193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曲選賞析

一、[沉醉東風] 〈清明雜興〉王磐 一陣陣鶯歌燕舞,一層層柳襯花鋪。安排的節令佳,粧點的江山富。拜松楸兒女相呼,端的是漢寢唐陵麥飯也無,只落得行人弔古。 首二句先行將鶯歌燕舞、柳襯花鋪的清明時節春意展現在視覺觀感,鶯歌燕舞烘托了春季的「鬧意」,更顯歌舞昇平之意,透過鶯「歌」將清明時節的音訊開展遠播,緊接著描寫柳襯花鋪的地面景致,呈現一片色彩妍麗而落英繽紛的溫和場景。 清明佳節,江山的富麗更顯得祥和,在這時節當中,家家戶戶灑掃祭祖,墓旁松楸似是守護著先人的墳塚,兒女齊聚點引香燭紙馬祝禱。但筆勢一轉,接著寫道「端的是漢寢唐陵麥飯也無,只落得行人弔古。」在清明節令家家戶戶祭祖的習俗是不變的,但作者卻哀嘆漢唐盛世終究有其衰敗的時候,而衰敗亡歿的政權王族卻連一碗粗厲的飯食也難求。 弔古傷今之作歷來多有,此曲由尋常清明祭祖轉而抒發心中家國的感懷,漢唐是歷來備受注目的盛世,但漢唐的政權和江山依舊會有淪喪的時候,國勢的頹敗總為人所擔憂。以一句「只落得行人弔古」收束全曲,弔古之感懷卻未能終止,反倒興起了更深的憂傷,是古代,也是現代。 二、[一江風] 〈閒情〉 常倫 雨初晴,一洗山容淨,宜寫入冰绡幀,敞雲亭。樹影當窗,苔色侵簾。花落瑤階靜,銀箏入耳清。金壺信手傾,消盡閑中興。 全曲一開始先寫雨後初晴的景象,進而描寫這清新的山容適合點綴上绡幀、雲亭。前四句先從大畫面雨後初晴的清新山容,將視覺範圍逐次縮小在绡幀、雲亭,從遠景逐漸拉回近景,接著自建築物內的窗、簾著筆,將樹的蔭影似水彩畫般給予畫面陰影的效果,而苔色的反照投射在簾上,兩句構成綠意十足而又物影分明的一幅畫。 接著跳脫視覺意象,由聲音著筆,寫了「花落瑤階靜,銀箏入耳清」兩句,僅一「靜」字,更可突顯出花落時,那觸及地面的一瞬間,周遭是完全的寧靜,毫無聲響的沉寂。而這般寂寥的感受對照著作者心中似乎有那麼一些雷同,銀箏作樂入耳,信手傾倒酒來品嘗,而這些談不上「動態」的活動,用意也不過是在消除心煩,卻也不知這樣的生活也談不上舉杯澆愁,反倒消去了閒適生活中那一點快意趣興。 此曲最富特之處在於色調的運用,首先使用了清新淨麗的視覺感受,來書寫冰绡幀、敞雲亭,那清淨的色調逐漸調濃,轉為綠意盎然卻又顯得青鬱深沉,彷彿作者心中無限事,正像樹影一般攀上窗牖,又如同青苔「不著痕跡」的躍上窗簾,也不得不為此沉思。緊接著透過瑤階、銀箏、金壺這一派富麗耀眼的色彩,將賞花、聽樂、飲酒的生活帶進曲中,試圖從這些閒適生活去消解那些「青鬱」的煩擾,但僅憑這三杯兩盞,惆悵幾時收? 三、[黃鶯兒] 唐寅 細雨濕薔薇,畫梁間,燕子歸。春愁似海深無底。天涯馬蹄,燈前翠眉。馬前芳草燈前淚。夢魂飛,雲山萬里,不辨路東西。 一開始從細雨打濕薔薇起筆,由戶外之景移到室內,看畫梁間燕子避雨而歸。「春意」隨著細雨不斷觸擊作者心中,鋪延心中深沉的春愁,古來多少文人因雨而愁,為春而愁,而這般愁緒的交疊如海之深。 接著寫到馬蹄、翠眉,騎馬縱橫天涯,馬蹄踩踏著綿延不絕的春草,而心中的愁思正如同這春草一般鋪延開來,春草的綠意正如同愁緒的沉鬱,燈燭近照所見的不僅是翠眉,連同翠眉之下的淚滴也正泛著暈黃的燭光,春愁的滿溢已奪眶而出,絲毫不能克制。 燕子有雕樑畫棟可歸,而作者自身呢?離家在外僅一匹馬天涯相隨,家中閨妻也只能點起燈燭將空房填滿,這份春愁不是僅有一人的。而作者離家在外,天涯間隔之遙,苦的是縱使夢魂飛升,眼前雲山相似、萬里長途,問君歸往何方? 全曲猶如江南小調清麗婉約而不見元代世俗曲風,馬蹄的聲響參雜著愁緒陣陣襲來,馬蹄聲響正如愁緒濃厚,細雨綿綿也讓這股惆悵綿延不絕。作者的愁情於全曲皆可見,而最末句「不辨路東西」似乎也表示心中愁緒不知從何而起,也未知如何消盡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